Monday, May 23, 2011

怪怪的舊式馬來文

大概3個星期前,和伍家輝、培傑和童欣等本地歌手去某啤酒廠出席一項活動。

活動結束後,我們一同去參觀啤酒的生產流程。

也不懂是誰先發現的,結果大家一窩蜂的湧前去看一部機器的操作指南。

這部機器從60年代開始就使用至今,歷史悠久。其操作指南以中文、英文和馬來文三語展示,但大家感到好奇的反而是它的舊式馬來文拼音

你們先看讀一讀以下展示版上的句子。


看得懂麼?


KEPOK CHAMPORAN

Barli chambah di-champor dengan ayer panas dan di-masokkan ka-dalam kepok champoran ini. Chechayer yang berseh berwarna perang kehitam-hitaman itu di-keluarkan dan di-pam ka-dalam tangki perebus tembaga.

根據了解,馬來文原本是有語無文的。

千多年前,當印度教和佛教傳入馬來半島的時候,馬來人採用梵文來拼寫他們的語言。

到了1402年,馬六甲王朝崛起,回教引入,馬來文字改以阿拉伯文(爪夷文)拼寫。

馬六甲王朝滅亡後,馬來半島進入殖民地時代,在英國學者的協助下,把馬來語言規範為羅馬拼音文字,這就是舊式馬來文的雛形階段。

60年代,馬來亞剛獨立不久,羅馬化的馬來文字還在摸索階段,因而其拼音和現代馬來文有相當大的差別。

經過我們細心研究後,若以現代馬來文來書寫上述操作指南,其文如下:

KEPUK CAMPURAN

Barli cambah dicampur dengan air panas dan dimasukkan ke dalam kepuk campuran ini. Cecair yang bersih berwarna perang kehitam-hitaman itu dikeluarkan dan dipam ke dalam tangki perebus tembaga.

各位博友,經過修正後,含意有沒有很清楚了呢?

60年代的舊式馬來文和現代的馬來文,拼音差異最大的是以下的這兩個詞彙:
1. ayer = air = 水
2. chechayer = cecair = 液體

尤其是chechayer,差點摸不著頭腦,哈哈!


(後記:有時候語文的演變和進化過程真的很奇妙,也帶給我們不少的考究樂趣!)


13 comments:

Careen said...

有可爱到咯!
cecair。。。 哈哈哈!

edward said...

读原文就如古文翻译,叫人头昏脑胀,还是lock哥厉害,把原文全以现代规范马来文译出来!:)

tamiya said...

楼上的,不要以为lock爷假的,他常常送高帽给人戴,其实自己就是一个神话。

参见lock爷,是的,以前的马来语和现在的,差别很大。很大路名,也是因为这样而有所差别。

Vincent Cho said...

这样读还真一时间不清楚在说些什么的…@_@

Chi Leong said...

看你的翻译前我大概明白了,那就好像他们的bahasa pasar,加上我有段时间常用这样的国语来沟通。

Ashley said...

我觉得以前的马来文很像印尼人讲的马来话的,
是我们慢慢将当初的马来文改进了,
听起来没那么像马来方言了。
上一代的老年马来人讲马来话就是那种音的了。

lock said...

Careen:
回到古代麼?

edward:
我不厲害的, 只是有人提點而已!

tamiya:
厲害厲害, 讚人讚到不露痕跡! 你才是高手!

Vincent Cho:
要慢慢看才了解以前馬來文的拼音, 哈哈!

Chi Leong:
這不算bahasa pasar吧?

Ashley:
你現在去北馬或吉蘭丹, 那裏的馬來方言也很不一樣!

嘿嘿 said...

当时(68年后)是和印尼共同研究得统一拼音写法,而改成现在模式。

很鲜明的就是 ch = c 等等。


Chi Leong said...

听马来人的对话其实都是用像这样的

巨蟹男 said...

第一次感觉到,

马来语有其特色...

我喜欢以前的马来语多一点...

anyway...你和培杰很熟吗?
他的那首 [我的一号朋友] 超好听的...

lock said...

嘿嘿:
你的淵博學識令人敬佩! 什麼都懂!

Chi Leong:
那是馬來方言吧!

巨蟹男:
培傑我只和他在活動上碰面, 談不上熟!

嘿嘿 said...

哪里哪里,只是这个刚刚好我懂,所以拿出来分享,交流,传承…… 呵呵~

冰珊 said...

经你一番解释,终于明白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