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參與428黃綠集會有感而發

從4月28日的黃綠靜坐集會回來已經2天了,但是我被催淚彈襲擊的畫面依舊揮之不去,思潮還未能平伏。

有鑑及此,我必須把所看到的大馬民主進程這重要一刻記錄下來,以示作為歷史的見證。

當天早上我從家裡出發,抵達Taman Bahagia輕快鐵站大概是9點30分。

隨之搭乘輕快鐵前往Pasar Seni。輕快鐵經過和停駐的每個站,我看見許多和我一樣準備去參與集會的搭客,每個人都懷著一顆自在和安定的心情前往著目的地。

約莫早上10點,我在Pasar Seni站下車。很多搭客也和我一樣,第一個動作就是往廁所換上符合黃綠主題的衣服。

從廁所出來,我看見許多警察已經在那裡駐守和站崗。

博友Fu Fu傳來短訊說,由於許多通往吉隆坡市中心的道路被封,他所乘坐的巴士也塞在路途中, 我望了望手機的時鐘,尚早,就先前往集會的其中一個聚點 - 蘇丹街走走。

跟隨人群一路走到蘇丹街,沒想到那麼早,該處已經泛黃一片,估計人潮有上萬人。


聚集在蘇丹街的群眾準備就緒。


主辦單位在現場設立的醫療組,從志工們的交談中,可以知道他們都是醫務人員。看來淨選盟號召到不少的專業人士前來義務協助。


現場也有商家運載了整羅里的礦泉水,免費派送給群眾。

至於我們那個跑到東馬發表「偉論」的國陣領導人說警察會分發水給口渴的集會者,倒是連個鬼影都不見,又是空口說白話,哈哈。


一眼望去,單單蘇丹街這裡就已經人潮洶湧了,我們的警方還自欺欺人的說出席集會的總人數只有2萬5千。警方連數學都不會算,叫人民如何信賴?


在同一地點,我也看到趙明福的妹妹趙麗蘭的出現。


更令我驚喜的是,看到去年709淨選盟2.0的女英雄Auntie Anne。


時間分秒過去,博友Fu Fu來電說,巴士進不到市中心,他選擇在時代廣場附近下車走路過來。

我在等他的當而,突然見到幾位同事,就和同事們結伴,打算從蘇丹街的另一端走向獨立廣場邊緣地帶。

怎麼知道,一排警察已經圍成人牆,堵住集會者的去路。

我當時心想,就算警察攔住了群眾前往獨立廣場之路,卻抵擋不了人民築起的民主征途。


既然此路不通,我們就嘗試穿巷越弄,結果成功走出胡同,來到了律師公會前的路段。

在律師公會前,見到「佔領獨立廣場」(Occupy Dataran Merdeka)的大學生。


這個時候已經是11點多,在律師公會前,警方設起路障和人牆,我們無路可走了。

有人在路障的架子上掛了一張寫上「歡迎來到特拉維夫」(Welcome To Tel Aviv)字眼的白紙,把警方封鎖路段的行為比喻為以色列基地,妙哉!


路障前端也架設了一圈圈的帶刺鐵絲網。

一朵鮮豔的國花插在佈滿荊剌的鐵絲網上,象徵人民的心被政府刺破了。


距離下午2點正式的集會時間還有空檔,雖然太陽很猛烈,但是大家都很守秩序的坐在馬路上等候。

此時有一個相信是淨選盟主辦單位安排的婦女用麥克風教大家喊口號和唱愛國歌曲。

她高呼「Dataran Siapa?」(廣場是誰的?),群眾則回應說「Dataran Rakyat」(廣場是人民的)。人民的心聲此起彼落,一呼百應。

當她引導唱「Rasa Sayang」、「Setia」等歌曲時,群眾也相對的配合,一起大合唱,氣氛融洽。


下午1點多,主辦單位找來一個黃色大氣球,讓大家拋來拋去消磨時間,不亦樂乎。


下午2點,整條街已經坐滿了人,起立唱完國歌後,繼續靜坐。


群眾沒有要越過路障的意思,警察卻拿起了盾牌嚴正以待起來。

其實,從政府拒絕讓淨選盟在獨立廣場靜坐,並封路設路障開始,就已經在人民之間圍起了一幅「官字兩個口」的高牆;而當警方申請庭令禁止人民自由集會時,也立即把新出爐的和平集會法令形同虛設。

當那個市長大言不慚的斷絕協商,就注定「人民優先」(Rakyat Didahulukan)的國策和精神蕩然無存。


在群眾高喊「Buka Pintu」(開門)的聲浪中,有一個集會者突然越過路障,走向圍堵的人牆送花給警方,這個時候的局面還很平和,毫無料到,約半個小時後,警方會開動水炮和催淚彈,往手無吋鐵的群眾猛射。


我忘了時間是幾點,當這個集會者送花後,我就離開這個路障區,往Masjid Jamek輕快鐵站的方向走去。

不多久,我就察覺不對路,Masjid Jamek輕快鐵站附近傳來發射催淚彈的聲音,然後一陣煙霧飄過,我開始看見群眾往逆方向竄逃。

那時我還不以為然,剛好接到Fu Fu的短訊,由於我的手機快沒電了,就覆他說我們在律師公會前面等。

誰知道,見到Fu Fu後不久,前方就開始騷動起來。

原來警方出動水炮射群眾了。我和Fu Fu以為所在的位置離開水炮車很遠,就無動以衷的站著。

哪裡曉得,不到數秒,天空突然飛來好多枚的催淚彈,冷不妨的射向我們。

不及細想,只好趕快的逃離現場。

沒料到,催淚彈噴射的速度比我們跑的還快,一枚枚的催淚彈從天而降,掉在地上旋即化成一縷白煙散發開來。

最初我的眼睛感覺刺痛和流眼淚,進而喉嚨出現嗆辣狀況,在倉卒間,整個人只好憋著呼吸,不斷的向前衝,當下根本來不及打開背包裡準備好的鹽巴和毛巾。

一瞬間,我懷疑是否身在戰火屠城的阿富汗了?

[備註:有關我逃亡的鏡頭可觀看我上篇貼文所提供的短片。]


在逃的過程中,我差點頂受不住,幸好有個馬來同胞向我伸出援手,給了我一把鹽巴吃,讓我能夠在較為舒緩的情況下繼續衝往安全的地點。

我一直跑到茨廠街的入口牌坊前才停下了腳步,趕快打開背包拿出水來洗眼睛。

一會兒Fu Fu也跑過來了。原以為已經身處於安全地點,殊不知,水炮車繼續前進,還在噴射催淚彈。

因為用水沖洗眼睛的關係,我們全身都濕透了。很狼狽的一直跑到茨廠街的後端,覺得安全了才停止走動。

由於這個時候我們的位置是逆風,催淚彈只向對街發射,已經不會對我們構成威脅了。

催淚彈陸續的噴發了大約5個回合才停止。有些大膽的群眾還用布包著手,把射過來的催淚彈拎起丟回去對街。

我們在該處逗留到大概傍晚5點多,才找地方吃晚餐。然而茨廠街一帶的食肆都沒有營業,只好徒步走到時代廣場後面的茶餐室隨便解決。

回程時本想從Pudu站搭輕快鐵到Masjid Jamek站,卻發現Masjid Jamek站被關閉了,只好改搭到Plaza Rakyat站,然後走路去Pasar Seni站繼續搭輕快鐵回家。

*******

這次的428黃綠集會,我的穿著以反稀土的綠色為主,除了衣服,鞋子和內褲也是綠色的,哈哈。


但是卻忘了做防曬工程,結果手臂、後頸和背肩都被太陽灼紅了,出現兩截的膚色。


皮膚灼傷還可以復原,但被暴警不顧三七廿一採用催淚彈伺候的舉措,卻永遠的烙印在群眾的心底,不會磨滅了!

428過後,前首相的女兒Marina Mahathir說,為何警方會採用高壓手段來對付和平集會者,難道我們是恐怖分子嗎?

內長的說詞更拍案叫絕、可圈可點,說警察表現「專業」,搶奪各報攝影記者的攝影器材,並刪除記憶卡所拍到警察歐打群眾的畫面,是屬於「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這是個怎樣的世界?以後我們還能相信警察維護人民權益這回事嗎?

去年的709集會,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警方還硬掰不承認噴水炮進入醫院,這次毆打媒體人員的個案,還有信譽可言麼?

從428集會可以看穿官官相護以及政府高層「扯貓尾」的把戲,也算值回票價了!

能夠參與這次的428民主運動,我沒有一絲的後悔!


[ 點擊這裡可瀏覽我被催淚彈襲擊的錄影片段 ]

20 comments:

阿該 said...

在群眾高喊「Buka Pintu」(開門)的聲浪中,有一個集會者突然越過路障,走向圍堵的人牆送花給警方,這個時候的局面還很平和,毫無料到,約半個小時後,警方會開動水炮和催淚彈,往手無吋鐵的群眾猛射。


這裡之後,這裡的故事,讓我來為你接下去。。。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586105565177&set=a.10151574514900177.845954.669310176&type=1&theater

:)

蜜蜂王子 said...

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希望今年会出现历史性改变!

rotiboy said...

遗憾2.0和3.0的集会我都没法参与,不过还是很欣慰有那么多人站出来了

慧慧 said...

我越看,心越冷。

你在上两篇写的 - “國陣最高領導人當天在東馬做政治秀,說警察會善待群眾,甚至會給水喝、給飯吃。原來他所謂的水是水砲,飯是催淚彈,終於明白了!”

我觉得,你说得太好了!

小煒 said...

腐敗腐爛的政府..
真的是沒有眼看了...
失望!

Vincent Cho said...

此次的扯猫尾,只让民众那颗改政的心更明确而已!

wei1738 said...

很久沒到你的部落格來了。^.^
428我在蘇丹街,雖然我已經開始在得到解散的消息後往茨廠街退去,但還是遇到催淚彈的洗禮。
我的憤怒與難過,是因為政府連退路都發射催淚彈,人民連退都沒地方退。
我姐和很多朋友在前線(Masjid Jamek)一帶,正打算離開的時候,大家都沒想到會發射催淚彈,而且還不只是少數,而是大量從四面八方發射進人群。而且就算退到無路可退,他們還不斷地發射。真的是瘋了!LRT關閉,人民要退去哪裡?茨廠街也不斷地受到催淚彈的襲擊~
這樣的政府,讓我很難過。
正如我朋友所說,民心一轉,永不回頭。

瑜珺 said...

感恩有你们站出来为马来西亚争取更光明的明天,
革命尚未成功,我们继续努力=)

嘿嘿 said...

政府理亏才会害怕人民和平静坐!

Nathelie said...

你好,第一次来灌水。Lock,你形容得好贴切,那大红花刺在网铁丝上,象征人民的心也被政府刺破了。
所幸你们都很熟悉路线。对这个国家我只有感叹,bersih的朋友们,给你们一个大大鞠躬!

edward said...

由身临其境的"难民"亲自报道失实,才是最真实的报道!

你和所有的出席者都值得赞扬!

嘿嘿 said...

大红花 on barbed wire!

佳作!!!

May said...

"一朵鮮豔的國花插在佈滿荊剌的鐵絲網上,象徵人民的心被政府刺破了"
贴切!赞!
希望看见变天的一刻~ !:)

lock said...

阿該:
謝謝你的資料填補了我沒看到的一幕!

蜜蜂王子:
原本kl這場可以和其他州的集會一樣完美收場的, 罪魁禍首是當局不批准在獨立廣場集會!

rotiboy:
下次希望更多人站出來為大馬的民主運動打氣!

慧慧:
所以你才去新加坡做工?

小煒:
你那天有沒有出席?

vincent:
對, 更堅定了!

wei1728:
看來你也中催淚彈了!

瑜珺:
希望下次更多人響應!

嘿嘿:
一針見血!

nathelie:
人民的心在淌血!

edward:
下次可要響應啊!

may:
見到有關當局的強橫霸道, 大紅花都哭泣了!

HanLun said...

An unforgetable war-like experience. Can feel it through what you say.

Ashley said...

多谢你们的付出!为我们说话了。
可怜是,为什么看不到效果……
大家要加油!勇敢加油!

发白日梦^^ said...

真的很厉害!看完你这篇,仿佛回到现场一样!我们的国家需要干干净净!stop lynas!

Wai said...

我們一定要讓當今政府下臺。
Stop Lynas is a must!

加油﹗

fufu said...

真的畢生難忘的經驗...死裏逃生 :) haha 現在想回去... 又憤怒又好笑... 希望下一次的集會不會再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就好了

lock said...

fufu:
對啊! 那種感覺若非身歷其境, 真的很難體會, 況且還發生在太平盛世的馬來西亞, 這種經驗沒有多少人有機會嘗試到的!